未来的舞台表演

永利 1

我最近在研究舞台上的虚拟舞台以及与机器人相关的一些作品,这牵涉到剧场的一些变化。我发现,不管是机器被拟人化还是舞台上虚拟的方式,其创作还是从人的角度出发的。

李建军

相关的东西都要讨论,概念要重新考量

永利 2

永利 3

我原来没有和演员们合作过,所以没有办法比较。AI算法是提前编好程序,舞台角色是机器人,大部分情况下我往往会在半夜测试我们的AI算法,看在这个情景下是不是适用。然后有一天我会不断地问他们,外包这个词意味着什么?你觉得是什么?等等,其中有一个机器人角色说,你赶紧睡觉吧,我当时非常感动。我曾去日本参加机器狗的葬礼,但是在葬礼之前,我发现我没有准备好去参加葬礼的黑色衣服,这意味着在潜意识中我没有认为机器人是人类。

马丁·瓦尔德-斯泰博(慕尼黑室内剧院,戏剧构作)

永利 4

我想避免的一种情况就是大家痴迷于技术。舞台、艺术不仅仅要有技术。虽然技术一直都是表演和剧院艺术当中的一部分,比如一些视频、幕布等,但是技术本身是补充我们的表演。不是简单地把技术引入到舞台当中,而是技术要改变生活。如果机器进入舞台,我们可能会面临完全不同的局面,它不仅仅在舞台上呈现技术,同时还会邀请我们艺术家来重新思考表演的意义是什么。所以尽管每天晚上我们可以动用AI来表演,但是表演的过程中人类会进行反思。当机器来替代一个不稳定的人的时候,我们作为观众就需要考虑,技术和人类如何来相互地补充,同时用一种创新的方式或者稳定的方式来相互补充。

永利 5

如何使用机器人在舞台上进行创作?我们的初衷是,究竟科技对于我们意味着什么?这种不断重复的现象意味着什么?机器人究竟能不能在舞台上取代人类?谁是副本谁是原本?整个机器和我们相似,但有些东西很神秘,当我们去思考这种神秘的相似性时,有一些信仰就会崩塌。尽管它跟我们很像,但是仍然不是人,是一台机器,这就是“神秘峡谷”的基本概念。

当我们探讨机器人如何进入舞台,和不同人有不同的互动方式,其实整个过程是剧场外的人和剧场内的人合作。我们的工作坊中有机器人不同皮肤、头部,里面有60个引擎,可以通过眼睛不同的部分进行细微的控制来进行移动,整个剧本是编程写出来的。虽然作为舞台的替代者机器人释放了我们的空间,但是也会带来一些困扰,因为机器人永远不会觉得无聊,不会觉得疲惫,也没有任何的感情,它们非常的可靠。但这样的过程中,主创者托马斯曾说容易产生躁狂症的感觉。一方面,他想要去了解这种艺术如何表达我们的体验——我们如何将自己进行复制,去创造一个永远都可靠的稳定存在。另一方面他也要放弃控制,无法去控制机器人在台上如何表现,无法对别人的表演进行反馈并做出反应。

永利 6

马丁·瓦尔德-斯泰博(慕尼黑室内剧院,戏剧构作)

金智善

所以整个表演的变量会被改变,而所有这些改变都是在台下进行的,每一个观众会有不同的体验、不同的感知。但戏剧本身不仅仅是和观众的互动。我们这种黑盒子的剧场有一些自身存在的规则,当机器人入侵舞台之后,它是不是还会离开?整个剧的结尾机器人主角已经离得很远了,观众是不是还会鼓掌?人们最后总是会鼓掌,尽管没有任何一个人在舞台上,这是我们观剧的礼仪,可是要不要为机器人鼓掌?

从我的角度,所有的创作对象还是人,我们不是对着机器表演,因此,虽然用机器人去表演,但所有的问题还是从人出发的。我觉得这是一个美学问题,因为用机器人去表演,这是最恰当的一种表达。它们看上去是非常逼真的人,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脚可以不停地360度旋转,它触动的是一种观众的感觉和知觉。因此,这还是做给人欣赏的表演。

原文 :《当机器人入侵舞台》

马丁·瓦尔德-斯泰博(慕尼黑室内剧院,戏剧构作)

马丁·瓦尔德-斯泰博(慕尼黑室内剧院,戏剧构作)

在深圳的一些生产车间,在一个个格子组成的车间里面,我看到部分格子已经由机器人取代了人类。当我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我要在舞台上制造一个类似的工厂,工人的工作已经被机器人取代,它们具有智能,我们如果用机器来表演,与我们看到的类似故事以及中国正在发生的现实可以形成一种关系。

您之前提出的机器狗葬礼,将我们和AI分开,很多时候我们认为AI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处在可控制的背景中。但是定义一个问题,然后做定义的过程,主要还是人类在操作,那有没有可能未来编程设定背景就是我们人类最主要的贡献?

我最近在看一部新剧本《彩排》,剧本中的情境非常有意思: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机器已经全面取代了大部分人工的职位,唯一一个还没有被完全取代的就是剧院。这个剧院里面大部分都是AI演员,只剩下唯一一个男主角,扮演哈姆雷特的演员,他非常有魅力,但是同时有自闭症和癫痫症。在他癫痫发作的演出前夕,有一个AI的科学家来到剧院,他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可以让AI演员全面取代人类演员,让剧院完全被机器占领。这一个故事让我觉得非常有意思。

马丁·瓦尔德-斯泰博(慕尼黑室内剧院,戏剧构作)

我觉得在虚拟和真实之间的差别不一定有严格的界限划分。比如说马丁·瓦尔德-斯泰博刚才谈到人类的不稳定性,但是机器人本身也是不稳定的,我感觉它就像一个19岁的演员,很多东西还不成熟,也会带来很多的不确定性。所以我希望能够通过展示来思考机器技术的不稳定性。当我把《深度呈现》这个项目在欧洲进行呈现的时候,一般大家问的第一个问题:这个舞台上没有人类演员,你觉得机器人会不会替代人类演员?我的答案是,机器人就是机器人,因为我需要机器人这个角色,如果有机器人就可以完成,为什么要人类像机器人一样来表演?换一种方式来说,机器人和人类并不是相互竞争或者相互对立的,比如怎么让机器人和人类来合作、协作?因为这不仅仅是技术的问题,它更多是服务于艺术这个主题。

李建军

我们在做一个巡演的时候曾开玩笑,做现场演出最大的魅力是人的存在、演员的表演。在演出过程中,我们最大的工作则是演出者的不确定性,其变化性很大。我就在想,如果我们能够做两个机器人出来,每个戏都用这两个机器人演,只是每部戏把相应角色的脸换一下,这样就很方便。

陈然

我也想再补充一点,谈到机器的不稳定性,在《恐怖谷》当中一个人会由一个非常稳定的机器来替代,我觉得这不仅仅是把科技引入到舞台当中,而是要说明机器人并不是非常复杂。并且,即使这个机器我们已编好程序,同样的东西可以一次一次地表演,但是也存在不稳定,比如说某一个部件坏掉了,或者说它的某行代码出了问题,等等。

陈然

在工作当中,你们需要跟这些机器一起合作,那是把他们当做工具使用吗?因为这些机器人都是有角色的,你对待它们是像对待演员还是像对待工具?

反思技术和人类如何相互补充

金智善

与正在发生的现实形成一种关系

人机的互动,我们在舞台上已经表达了很多,一直在探讨。无论在乌托邦还是现实生活,人和机器都是共存的。我们已经听到过很多关于技术打败人类、控制人类的讨论,但这仅仅是一种可能性,实际上AI在当下的时代已经在为我们做很多的事情,这是我们要进行反思和实验的空间。

永利 7

金智善

永利,陈然

这种技术进入舞台,或者进入任何领域,需要我们去思考:什么是表演艺术?什么是舞台?什么是演员?我觉得现在我们不仅需要讨论技术,而且周围相关的东西都要讨论,概念要重新考量。

官网

我有点不同意,20世纪很多科幻电影都已经在表达这样一个主题,即以人的视角去思考AI有可能带来的威胁。那么,在戏剧舞台上更多引入人机交互的创作方式,是不是可以为我们未来的时代提供一个灵感,或者是一些案例、建议?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人机共存的未来?从各位目前正在进行或者已经完结的创作当中是不是可以看到未来的某些侧面?

永利 8

永利 9

陈然

总之,演出表演包括三个层面的内容,一是剧院艺术让机器人登上舞台,舞台上它的含义是什么?有没有改变?艺术应该是什么样的?或者剧场应该是什么样的概念?二是把技术引入到舞台当中,我们开始来反思技术入侵的理念;三是随着技术不断的变化,将来有一天技术是否会取代我们?

表演艺术在最近两三年当中快速地拥抱了高科技,快速地想去面对在高科技发展当中的社会现实。这些新的科技进入到艺术创造当中,你们的态度是什么?是以很欢迎很喜悦的心态来拥抱这一新浪潮,还是认为需要以更审慎的态度来面对这样的现实?

左起金智善、陈然、马丁·瓦尔德-斯泰博、李建军

李建军

我曾经和AI进行对话,我觉得最困难的一点就是开发AI,因为人类的语言你可以去判别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但是如果我们和AI程序进行互动,写一些脚本等等,是很不容易的。

永利 10

永利 11

将来有一天技术是否会取代我们?

马丁·瓦尔德-斯泰博谈到的“神秘峡谷”,我想做一个补充,“恐怖峡谷”是一个很著名的理论,由日本的一位机器人专家森昌弘在20世纪提出,即当人看到一个很像自己的事物时,开始会产生一种亲切感;但当这个事物跟人类越来越像无限接近的时候,这时它哪怕有一点点的不同,都会让人类感到恐怖;再往下发展,当机器人可以跟人完全一样不分彼此的时候,人类会继续对它产生正向的情感,其实也就是移情作用,相当于两个人之间的交流。这让我想到《西部世界》中的一句台词:当你已经无法分辨真和假的时候,真假还重要吗?

金智善

科技的飞速发展开辟了看似无限和未知的可能,随之而来的是社会、经济和文化的根本性变革。人工智能的发展和越来越多的应用动摇着人类对自我作为行动主体和控制主体的根本认知。在这一大环境下,关于剧院使用技术的问题存在着相当大的争议,当代剧院该如何立足?近日,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举办系列研讨会,就此进行深入探讨。

今天的题目是“机器人入侵舞台”,即在舞台上的人类被机器人取代,而机器人又是人的复制品,所以我们的副题就是“谁在神秘峡谷当中讲话”——究竟是人在讲话还是机器人在讲话?

在今天,机器和人的关系变成非常热的话题,我们好像有一种技术崇拜,认为技术可以改变我们的命运。

永利 12

陈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