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修复与生活质量

 口腔科学可以说与我们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一门学科。口腔修复学又是其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一、我们为什么需要口腔修复学?

 

  我们的牙齿自萌出以后,就生存在一个非常复杂的口腔环境之中。由于受到各种物理、化学、生物或先天等因素的影响,牙齿会出现各种缺损或缺失,比如受外力撞击导致的牙齿折断甚至脱落,酸、碱及微生物等腐蚀导致的牙齿缺损或龋洞,严重的龋坏或牙周病导致的拔牙或者自行脱落,有些人甚至先天缺牙。再有颌面部的组织器官是外露的,由于创伤或者肿瘤术后等都会造成组织的缺损,还有先天缺失的,比如生下来就没有耳廓。这些情况都需要利用口腔修复的方法,用人工材料制作各种修复体,以恢复、重建口腔及颌面部各类缺损或异常,从而恢复其正常形态和功能,以促进患者的身心健康。

 

  那么如果这些缺损或异常不进行修复的话会怎样呢?

 

  首先,如果是个别的后牙缺失,比如说最常见的第一磨牙,也叫六龄牙的缺失。除了使缺牙一侧嚼东西受影响,咀嚼效率下降这一直接影响外,还会导致相邻的牙齿向缺牙间隙倾倒、移动,牙齿之间出现缝隙,吃纤维性食物时容易塞牙,时间一长很容易发生龋齿;如果食物嵌塞导致牙周发炎,牙齿丧失周围组织的支持后,就会出现松动甚至脱落;牙齿发生移动后,原来上下牙齿之间良好的尖窝相互嵌合的关系受到破坏,加之对颌牙齿也就是与缺牙间隙相对的牙齿伸长,就会产生咬合干扰,影响正常的咬合运动,这种异常的咬合不但对局部的牙齿、牙周产生损害,还可能导致整个咬合系统发生肌肉、关节等的病理性改变,比如咀嚼肌酸痛,颞下颌关节病产生的关节疼痛和弹响等。

 

  如果是多数牙齿缺失,甚至是全口牙缺失可以使咀嚼效率严重下降。后牙的缺失使前牙咬合负担过重,出现过度磨耗,牙齿变短;一侧多数牙齿缺失的话,常导致偏侧咀嚼,而长时间的偏侧咀嚼会导致健侧牙齿过度磨耗,缺牙侧对颌牙齿伸长,直至咬到缺牙区的牙床,给修复带来困难。同时健侧咀嚼肌会出现代偿性肥大,儿童的偏侧咀嚼还可使颌骨发育不对称,这都将导致面部不对称,出现一边脸大一边脸小的现象,严重影响容貌外观。

 

  另外,前牙的缺失除影响咬切食物和发音外,最重要的是影响美观。除了缺失的影响以外,前牙颜色的改变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前牙的缺损和异常最受人们关注,也是最容易对人们的心理活动造成影响的。而颌面部组织器官的缺损对功能和容貌的损害更为严重。比如上颌骨因肿瘤等原因切除的患者,由于口腔与鼻腔直接相通,直接导致患者进食、发音等困难;眼睛、鼻子和耳朵的缺损和缺失更是直接影响患者的容貌。

 

  在社会经济增长,人们生活富裕,物质消费水平不断提高的今天,在最基本的需求得到满足后,人民群众对精神享受的需求也逐步增加。同时,经济生活的繁荣和生活节奏加快给人们造成的精神压力和竞争也日益增强。人们对自身的关注以及他人对自己的评价都会影响到我们心理的健康。颌面部有缺陷的患者,不但承受着功能受损或丧失的身体痛苦,同时还要承受心理上的创伤。看到别人尽享美食、开怀大笑、求职成功、花前月下,而自己却由于先天或后天因素造成的身体缺陷常常在生活和竞争中处于劣势,生活在己不如人的心理阴霾之中,有些人甚至丧失了生活的勇气。

 

  面对这些问题,作为一名修复医生我每每感到心情的沉重和责任的重大。那么,口腔修复学能为这些患者做些什么呢?

 

  二、口腔修复学能为我们做什么?

 

  大家都知道,牙齿出现缺损后需要补牙,就是我们常说的补牙洞。主要是使用可以塑形的材料,比如银汞合金和树脂来补牙,儿童由于要换牙,还可以用玻璃例子临时充填牙洞。但是这些材料本身强度有限,当牙齿破坏严重,缺损又比较大时,塑性材料在受力后容易发生折断,就需要使用修复的方法进行修补。通过口腔修复我们可以为患者制作金属或者陶瓷的嵌体来修复破损的牙齿。

 

  如果牙齿缺损的范围再大,缺损部分形成的窝洞已经不能为嵌体提供良好固位时,就需要利用整个牙冠来固定修复物,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全冠,俗称牙套。制作牙冠的材料有陶瓷——烤瓷牙和全瓷牙、树脂和金属,金属又可以有普通金属,比如常用的钴铬合金,也就是不锈钢的一种;还可以有纯钛和钛合金,这是一种生物相容性非常好的金属,植入人体内的牙科种植体和人工关节就是用的钛金属;还有贵金属的铸造冠,含金量超过90%的贵金属具有良好的铸造和机械性能,可以达到最高的铸造精密度,由于贵金属与人的牙齿表面釉质的硬度接近,修复后对自然牙的磨损较小。

 

  当牙齿大部分缺损后,剩余的牙齿也不能为全冠提供更好的固位时,就需要利用牙根为修复体固位,这就是桩冠修复。顾名思义,桩冠是由桩和冠两部分组成的,桩插到牙根中起固位作用,制作桩的材料可以有树脂、金属和陶瓷等,既可以有现成的桩,也可以为患者个别制作;桩子的上面是全冠,同样可以有树脂、金属和陶瓷的全冠。

 

  如果有个别牙齿缺失,当连续缺牙少于3个时,我们常常为患者制作固定义齿。俗称镶死牙,这是因为完成后的义齿粘到牙齿上以后患者不能自行取下。固定义齿是在缺牙间隙的两侧牙齿上制作嵌体、部分牙冠或全冠作为固位体,用与之相连的中间部分的桥体来恢复缺失的自然牙齿。制作固定义齿可以使用金属、树脂、陶瓷,还可以用金属与树脂或陶瓷混合制作。很多患者对制作固定义齿前磨切牙齿心存顾忌,不想磨牙或者想尽量少磨牙齿。其实这样的担心是不必要的。首先,固定修复之前磨牙是必需的,因为要使得戴有修复体的牙齿保持原有的形态,必须要磨切牙齿预留出修复体要占据的空间,如果修复医师在预备牙齿的时候磨牙量过少将会导致修复体美观或强度变差,影响修复效果。其次,过度的磨牙也是不需要的,甚至是有害的,因为过多的磨牙将浪费医生宝贵的诊疗时间和材料,由于牙齿解剖结构的局限,过多地磨切牙齿还有可能使活的牙髓受损,影响牙齿自身的强度,研究表明健康无龋的牙齿是最为理想的固定义齿的基牙。

 

  个别牙齿缺失还可以用活动义齿修复,全口牙齿缺失后则要用全口义齿修复。就是俗称的镶活牙,完成后的义齿患者可以自行取下,清洗后再戴入口内。活动义齿通常是由钢丝卡环、树脂的基托和人造牙齿组成,也可以使用双套冠和附着体等来代替卡环固位,从而减少金属部件的暴露,增强美观效果。虽然说活动义齿相比固定义齿适用范围更广,价格便宜,修理方便,但是从咀嚼功能的恢复、美观性、耐用性和方便性等方面还存在很大差距。固定修复的比例增加是目前口腔修复的发展方向。

 

  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种植义齿逐渐在修复临床中得到应用,现在已经在世界范围得到普及。它是将钛金属钉种植到缺牙区的骨头中,代替自然牙的牙根,然后在外露的种植桩上再进行义齿修复。它的优势在于解决了全口缺牙患者义齿固位不良的难题,有“人类第三副牙”的美称,对于个别缺牙来说,不需要固定义齿磨切邻牙,没有活动义齿外露的钢丝卡环,但是种植牙需要手术植入种植钉,对缺牙区的骨质有一定要求,也并非人人可行。

 

  对于颌面部组织器官缺损的患者,我们可以制作赝复体恢复由于手术或创伤失去的颌骨、眼睛、鼻子和耳朵等组织器官,也就是做义颌、义眼、义鼻和义耳等。目前随着仿真赝复材料和固位技术的不断研发和改进,可以制作出以假乱真的赝复体,使患者恢复正常容貌,树立信心,重新回到生活和工作中去。

 

  三、口腔修复如何提高生活质量

 

  口腔修复如何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呢?为患者修复了缺损的组织器官就自然而然的提高了他们的生活质量了吗?答案是否定的。

 

  对生活质量概念的界定因学科领域的不同而不同。比如,对城市规划者而言,生活质量可包含绿地和其它生活设施的完善程度,但对临床医学而言,主要指那些因疾病引起的生理与精神健康方面的障碍程度。也可能涉及疾病造成的间接影响,比如失业和经济困难等。许多研究者认为生活质量应该是一个多维概念,至少应包括躯体健康,自理能力,认知功能,心理健康,社会交往,家庭情感支持,生活满意度,健康服务可获性,经济状况,业余生活,幸福感等方面。生活质量就像是人们眼中的美,每个人的理解和感受是不同的。而口腔健康相关生活质量是反映口腔疾病及其防治对患者的身体功能、心理功能和社会功能等方面影响的综合评估。使用口腔特异性量表对口腔疾患的现状、其对精神心理和日常生活的影响以及患者满意度等内容进行评价,可较好地反映出患者生活质量的内涵。

 

  1、对于老年人群

 

  随着经济的不断繁荣、医疗保健水平的不断提高和高龄人口的逐渐增加,我国已经进入老年社会。但是仅仅延长生命而不增加生活质量是没有意义的。长寿并不是我们最终目标,健康长寿才是人类追求的目标。这一点已成为共识。健康长寿实际上是“成功老龄化”、“健康老龄化”的代名词。健康长寿就是指在寿命延长同时亦延长健康期,或者在增加寿命的同时也使健康期相应增加甚至健康期增加更多。

 

  遗憾的是,人类寿命的增长并没有使牙齿的寿命随之延长。尽管我们提出了8020计划,但是仍然有大量的老年人需要用义齿来修复个别或者全部缺失的牙齿。老年人寿命的延长,随之而来的是戴用假牙的时间也延长。

 

  口内存留少于20颗牙齿而不镶牙的人与缺牙但口内多于20颗牙或缺牙后口内少于20颗牙齿但戴有假牙的人相比,生活质量要低得多。牙齿缺失后,不但影响咀嚼功能,咀嚼能力下降,而且还有社会的及心理上的影响。缺牙或者缺牙后不修复会降低人们的生活质量。

 

  德国的学者曾经调查了1年内进行活动义齿、全口义齿及固定义齿修复的患者的口腔健康相关生活质量发现,各种义齿修复后,患者的生活质量均有明显提高,而且固定修复后患者的生活质量比活动义齿或全口义齿修复后提高得更明显,在统计学上有显著差异。

 

  不同学者对口腔修复前后的患者生活质量的调查还发现,金属义齿比树脂义齿使患者感觉更舒适,种植义齿相对可摘义齿修复虽无明显差异,但是前者的口腔健康状况分数高于后者,提示骨内种植义齿修复优于可摘义齿。

 

  研究表明全口义齿的患者对义齿的满意程度受其经济条件、咀嚼、发音的改善程度及“不同年龄有不同年龄的美”的观念的影响。

 

  还有研究表明利用套筒冠固位的可摘局部义齿修复后义齿戴用的舒适性和功能对患者的生活质量具有显著影响。

 

  2、对于非老年人群

 

  前面我们已经提到口腔修复学的任务并非只是镶假牙。所以口腔修复临床也并非只针对老年人群,越来越多的年轻患者成为口腔修复学的受益者。肿瘤发病患者的年轻化,使得大量颌面部肿瘤术后的年轻患者需要修复治疗,以改善和提高其术后的生活质量。研究表明,头颈部肿瘤患者术后较术前生活质量明显下降,主要表现在外观、功能、疼痛等方面的影响。而经过修复治疗后,患者对修复体的满意度与患者整体生活质量在统计学上有显著的相关性。这表明修复治疗不但使颌面部肿瘤患者术后的口腔功能得到恢复,更重要的是有助于患者重拾自信,重新树立起生活的信念,尽早地回到正常的社会生活及工作中去。

 

  除了缺损的修复,牙齿色彩及外形的重塑也是口腔修复学的重要任务。明眸皓齿从来都是美貌的标准之一。随着齿科材料学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与人的牙齿颜色相近的材料被用于口腔修复临床,比如各种粘接树脂、硬质树脂、陶瓷制作的逼真的牙齿贴面、牙冠和固定义齿,几乎可以使求美者的牙齿在色彩和外形上达到近乎完美的地步。牙齿美容的巨大社会需求,成为了推动美容齿科兴起与发展的直接动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